当前位置:nsway.com国学水浒传中史进卧底东平府是谁的主意?又为何会被出卖?
水浒传中史进卧底东平府是谁的主意?又为何会被出卖?
2022-08-26

史进,《水浒传》中108将第一个出场,一百单八将之一。下面就一起来看看趣历史小编带来的文章。

《水浒传》中不乏有人情世故、立身处世之情节,令人读之有凉水灌顶之警戒意义,非细读水浒者,难窥其妙处。

水浒第68回,回名乃是“东平府误陷九纹龙,宋公明义释双枪将”。故事很简单:宋江率军攻打东平府,但惧怕东平府守将董平,此人外号“双枪将”,有万夫不当之勇。众将胶着之际,九纹龙史进站出来,提出了一个“里应外合”的方案,且看原文:

只见九纹龙史进起身说道:“小弟旧在东平府时,与院子里一个娼妓有交,唤做李睡兰,往来情熟。我如今多将些金银,潜地入城,借她家里安歇。约时定日,哥哥可打城池。只待董平出来交战,我便爬去更鼓楼上放起火来,里应外合,可成大事。”——第68回

宋江听完史进的方案,颇为赞同,立即让史进收拾好金银包袱,令其速速进城,以便为“里应外合”之计谋提前铺垫。

看过水浒的读者都知道,史进、宋江的这个计划失败得很彻底,史进刚进李睡兰家,屁股在炕上都还没坐热,虔婆就令家中老伯去官府首告,结果十几个衙役将史进捆绑得如同粽子一般,先往腿上泼上冷水,然后两腿各打一百棍......

这个情节其实很值得细细分析,如果说史进只是个武人,心性率直,不懂得人心黑暗,故而犯了这个致命错误,倒是情有可原。但宋江可不是个省油的灯,他颇通权术、识人颇明,为何跟着史进一起干了这个糊涂事呢?

这就是施耐庵笔法的精细处,我们且不说宋、史两人,先来看军师吴用得知“史进潜入城中”后的反应:

吴用看了宋公明来书,说史进去娼妓李睡兰家做细作,大惊......问道:“谁叫史进去来?”宋江道:“他自愿去。说这李行首是他旧日的表子,好生情重,因此前去。”吴用道:“兄长欠些主张。若吴某在此,决不教去。从来娼妓之家,迎新送旧,陷了多少好人。更兼水性无定,总有恩情,也难出虔婆之手。此人今去,必然吃亏。”——第68回

为什么吴用一个普通秀才对这个问题能看得这么透彻?反倒是史进、宋江这样混江湖的汉子,反而看不到这一层,何也?

因为史进、宋江的生长环境很相似,史进、宋江都是大户人家出身,从小吃喝不愁,地位不低,所有人见到他们都是笑脸相迎,当面唱喏,只贪图他们口袋中的金银而已,他们何曾见到过这个社会底层人物之间的蝇营狗苟,尔虞我诈?

在宋江、史进的记忆中,每次去花巷中找乐子,虔婆对他们恭敬再三,小优儿们极尽弹唱本事取悦他们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此和谐,这就让史进产生了“我们关系很好”的错觉。

而吴用,他不过是一个落魄秀才,身上没有几个大子儿,每每去窑子里喝酒玩乐,总是被虔婆、小优儿们忽视的那一个,也因此他能冷眼看到宋江、史进这些人看不到的阴暗处——这些人只是为了钱,只要给钱,他们无所不作,不给钱,你倒在门口都没人扶你。

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吴用的“神机妙算”:史进去了李睡兰家后,家中老伯担心告发史进,会被梁山的人盯上,不敢前去衙门,李睡兰也犹犹豫豫,没有个主意,皆是虔婆在一旁兴风作浪,怂恿两人:

大伯道:“他把许多金银与我家,不与他担些干系,买我们做甚么?”虔婆道:“老畜生,你这般说,却似放屁!我们这行院人家,坑陷了千千万万的人,岂争他一个!你若不首告,我亲自去衙门叫屈,和你也说在里面!”——第68回

吴用的眼光何等毒辣。李睡兰是青春女眷,不懂其中利害关联;家中老伯乃是男丁,从家庭安全考虑,想要息事宁人,装作不知道就好;唯独虔婆此类人,眼睛钉在了钱眼里,看到史进,想的只是首告后的赏钱,而不顾一家人安危,况且以往坑陷他人,已有心理基础,深感“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”,良心一丧,胆子就大了起来。

纵观《水浒传》之卖茶王婆(撮合西门庆、潘金莲)、李睡兰家之虔婆(坑害史进);再如《金瓶梅》之文嫂儿(替林氏太太找汉子)、薛姑子、李桂姐家之虔婆皆是如此势利之人,未身处其中之宋江、史进,安能知之?